?
当前位置:首页 > 广西壮族自治区 > 还是衣锦还乡的徽州商人 还是衣锦还要怨、要怪

还是衣锦还乡的徽州商人 还是衣锦还要怨、要怪

2019-09-03 06:54 [鹤岗市] 来源:果仁徘骨网

“花钱无消费”、还是衣锦还花钱买罪受又怎么样!还是衣锦还要怨、要怪,就只能怨怪你自己:千不该、万不该去吸毒!吸毒的时候花冤枉钱,吸毒坐牢之后仍然还要花冤枉钱。这就是“吸毒链”带给吸毒者的“连锁”痛苦。想要彻底摆脱这种屈辱与痛苦,就只能从你自己彻底把毒戒掉的那一天开始,现在,你就只有在悔痛中承受这种很冤、很屈、很辱、很耻、很憋气的痛苦了……

哥皮们在向你“传规授矩”的过程中,乡的徽州商总爱先对你叫囔着这样的话——你给老子打扫耳朵听好啦:乡的徽州商牢房是天下人的牢房,井边打水,总有个先来后到,万丈高楼平地起,任何人坐牢,都是从下面(铺)一步一步地睡上来的!不管你在外面是龙还是虎!进来之后都一样,是龙,你给老子先盘倒!是虎,你给老子先卧倒!是金子总会发光,老子们自己看得见,如果谁想冒尖尖,冒芽芽,造反,不服,想破坏这里的规矩,老子先给你讲:你尽可以挑点屎来尝尝,看老子家几弟兄整不整得死你……个个问题不离毒品。我很有风度、还是衣锦还很有耐心地一一作答,还是衣锦还但是,还是有个别问题回答得不能够令他们满意。比如说“毒品是什么味道”这个问题吧!我认真地回答说:“毒品是苦的!”他们都不相信,怀疑我说了假话。“真的是苦的吗?”不死心地紧接着追问。“真的是苦的,我不骗你们!”我几乎已经是信誓旦旦地发誓了。“苦的,你干吗还吸呀?”

还是衣锦还乡的徽州商人

个中原因,乡的徽州商也是“最后一次”搞的鬼!乡的徽州商“唉,‘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到底哪一次才是吸毒者真正的‘最后一次’啊!难道只有到我们吸毒致死的那一刻才是真正的‘最后一次’吗?”我禁不住问自己。给我铐上了手铐,还是衣锦还矮个子把我按坐在了三轮摩托车的车斗里,还是衣锦还他自己则坐到了高个子的身后,并用一只手牢牢地抓住我的肩膀——防止我跳车逃跑!车启动了,开始在毛风细雨的寒风中前行。三轮摩托车上的人是两个禁毒公安和一个被按着、手上戴着手铐的吸毒者——我!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坐这种带边斗的三轮摩托车,当然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被手铐铐着。因为什么呢?因为我吸毒!更恶心的事情接踵而至:乡的徽州商我睡不着,乡的徽州商不等于他们睡不着!睡着了的他们,手脚是不由自主地肆无忌弹的,你刚把这边往你嘴、鼻子伸靠过来的臭脚丫给推开,嘿,你后边的那只臭脚丫子已经往你的头上压下来了,你又不得不急忙把它推开!咳,刚才那只还没完全推开的臭脚丫子又迫不及待地向你发起进攻了……

还是衣锦还乡的徽州商人

更何况,还是衣锦还既便我们真的省出这五十块钱,还是衣锦还去喝你见面了又能如何?还不是两眼泪汪汪四目相对,能说的都是一些于事无补的后话,和一些我们双方谁也无法再去实现的诺言!你每一次在这种时刻都会信誓旦旦发誓说你这次绝对是“最后一次”,可是你从来就没有实现过!反倒是我们每一次都对你实现了“最后一次救你”的诺言!更可悲、乡的徽州商可笑的则是:乡的徽州商已经尝试过了毒品的我,竟然鬼迷心窍般滋生出了一种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自豪感!愚蠢至极地误认为:吸过毒是一种勇敢、伟大、了不起的行为与经历!

还是衣锦还乡的徽州商人

更可怕的是,还是衣锦还男性吸毒者在他吸饱毒,还是衣锦还往往会“性”趣勃发,在本能的和病态的性冲动中,解决的途径不外乎有二:一是花钱去嫖;二是用毒品向“女毒友”兑换“性”,甚至去犯罪!性混乱的结果,还可能把性病,甚至艾滋病附带着送给了你。

更为可怕的是,乡的徽州商这些人当中,乡的徽州商一定会有认识我的人——我的邻居,甚至还有我的家人!我的丑态,我自己感知承受着就罢了,最最令我担心和惊怕的是他们——我的亲人,我的父母看到!除此之外,还是衣锦还还有一个原因。为什么从戒毒机构出来的吸毒者,还是衣锦还最容易复吸呢?个中原因,平时从“牢友”们的聊天中,就能找出来。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两劳单位(劳教所、劳改队)、监狱、班房永远都是一个最邪恶的大染缸,进到里面来的人,没有不学坏的!”

除掉痛苦,乡的徽州商就是罪孽!这期间,惟一因你吸毒而一直开心着的人就只有那几个赚了你十八万黑心钱的邪恶的毒贩子了!十八万冤枉钱啊!除了毒资这个最大的障碍后,还是衣锦还其它的障碍也同时而来了。吸毒吸了那么多年后,还是衣锦还毒品与吸毒,早已在我居住的这个内地小城市,从新鲜事物变成老事物了……

除夕的礼炮,乡的徽州商震动大地震动牢房,乡的徽州商受屈的人儿手扶铁窗,向外遥望,想起了家中的爹和娘,此刻你们是何心肠,你们想儿想得肝肠断,孩儿想你们想得眼泪淌,啊……何年何月,才能出牢房,才能孝敬爹和娘,浪子归来,还望父母把儿来原谅!触景伤情,还是衣锦还自我反省,还是衣锦还悲绪愁乱……我的眼里湿润润的,呆呆地斜靠在墙上黯自神伤,我在恨自己,我在想妈妈,越想越难过,越想越哀伤……大家也都是一副闷闷不乐、有所盼望的样子,谁也没有多说话,看得出谁都不愿打破这份有些悲凉的宁静。

(责任编辑:忻州市)

推荐亚博国际官方网站唯一